孟获
孟获是中国三国时期南中一带少数民族的首领,曾经起兵反叛蜀汉,后来被诸葛亮七擒七纵并降服。《三国志》本传中并未记载孟获其人,他的相关事迹仅在《汉晋春秋》和《襄阳记》等史籍中有记载,小说《三国演义》中也对“七擒孟获”的故事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据《汉晋春秋》有载,蜀先主刘备死亡前后,孟获(彝族)追随益州郡大姓雍闿起兵反蜀汉,并诱煽夷人同叛。蜀丞相诸葛亮到南中亲征,百战百捷。闻知有一个名叫孟获的人,向来被本地的夷人和汉人所敬仰,于是发兵攻打孟获并在盘东擒获了他。诸葛亮采纳了参军马谡的建议,赦免了孟获来换取蜀国南方的民心。后来南中平定,孟获随诸葛亮回到成都,担任御史中丞。此后直到诸葛亮死前,蜀国南方都没有人敢再次叛乱。

人物生平

首先在《汉晋春秋》中就有相关的记载说,蜀先生刘备在去世前后的一段时间内,孟获曾追着益州郡的大姓雍闿一起起兵反蜀汉,同时,还诱惑夷人一同和他反叛。后来蜀国丞相诸葛亮到南中亲自征战,并且百战百捷。在战争过程中,听说有一个名叫孟获的人物,很受被本地的夷人和汉人所敬仰,于是诸葛亮便开始发兵攻打孟获并捉住了他。

接着诸葛亮听取并采纳了参军马谡的建议,以赦免孟获来换取蜀国南方的民心。于是诸葛亮就将孟获赦免,放了她。后来南中得到了平定,孟获便随着诸葛亮一起回到成都,并担任御史中丞。从此以后后,在诸葛亮去世之前,蜀国南方都没人敢再次叛乱。

另外,在历史上,有关于孟获祭祀的资料是非常的久远。据考古发现的一些事物资料来说,其中最早的是在唐代和宋代时期。甚至在建国前期的西南诸省,就建造了寺庙,或者附祀土主庙来祭祀孟获的宗祠就有很多处。据了解,在西昌县的石柱子土主庙、青龙寺以及五显庙都设了孟获像来祭祀。像民间所供的五显埴神,其中在画轴左侧的第三层排列中就有一孟获像,被称作是扫坛蛮王。

学界争议

史上有无孟获其人关于孟获其人,学界一直是有争议的。民国时云南地方史志专家张华烂先生作《孟获辩》称孟获是“无是公”,他认为:“陈寿(陈著《三国志》)于南中叛党雍闿高定之徒,大书特书,果有汉夷共服之孟获,安得略而不载?其人身被七擒,而其名即为,天下安有如此凑巧之事?”黄承宗认为,虽然孟获的生卒时间无法考证,但孟获是实有其人的。孟获的籍贯和家世,多与南中大姓有关。云南昭通第三中学内著名汉代孟孝琚碑是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在昭通县县城南十里白泥井出土的。该碑记载汉代孟姓在历史上是南中的最著名的两个大姓之一。

孟获是哪里人

关于孟获这一人物是中国三国时期南中一带少数民族的首领,他曾经起兵反叛蜀汉,后来被诸葛亮七擒七纵并降服。

而关于是史上否正真有过此人,一直受史学界的争议,黄承宗认为,虽然关于孟获的生卒时间无法考证,但历史上确实是实有这个人的。他的籍贯和家世,多与南中大姓有关。在云南昭通著名汉代孟孝琚碑是清光绪二十七年在昭通县县城南十里白泥井出土的。该碑记载汉代孟姓在历史上是南中的最著名的两个大姓之一。

关于孟获的史料记载非常简略,在《汉晋春秋》中仅记载了他是一位为夷汉所服的首领。他到底是汉人还是彝人?备受争议,一派史家的观点认为,孟获的民族是汉族。而另一派史家的观点认为孟获是彝族。但是根据最后的结果来看,孟获可能是南迁的汉族。

而黄承宗认为,在南中历史上确曾有楚人王滇记载的一些大姓落籍在南中,其实他们的势力时有消长,但他们当属少数人,时间长了与当地民族融合,多数已不知迁徙南中的年代,这种现象在历史上根本是常见的。这类情况的族属当然视为当地的土著人。但根据后来,在贵州整理彝文典籍时,也发现了孟氏的谱系记载,所以说孟获的族别很有可能是彝族。

后世纪念

有关孟获祭祀的历史非常久远。据发现的实物资料,最早是唐代和宋代时期。至于建国前西南诸省,或建祠庙,或附祀土主庙以祠孟获者多处。仅西昌县石柱子土主庙、青龙寺、五显庙均设像祭祀。民间所供五显埴神,其画轴左侧第三层排列中有一孟获像,俗称“扫坛蛮王”。

文学形象

东汉末年,魏、蜀、吴三分天下。蜀丞相诸葛亮受昭烈帝刘备托孤遗诏,立志北伐,以重兴汉室。就在这时,蜀南方之南蛮又来犯蜀,诸葛亮当即点兵南征。到了南蛮之地,双方首 战诸葛亮就大获全胜,擒住了南蛮的首领孟获。但孟获却不服气,说什么胜败及兵家常事。孔明得知一笑下令放了孟获。放走孟获后,孔明找来他的副将,故意说孟获将此次叛乱的罪名都推到了他的头上。副将听了十分生气,大声喊冤,于是孔明将他也放了回去。副将回营后,心里一直愤愤不平。一天,他将孟获请入自己帐内,将孟获捆绑后送至了汉营。孔明用计二次擒获了孟获,孟获却还是不服,诸葛亮便又放了他。这次,汉营大将们都有些想不通。他们认为大家远涉而来,这么轻易地放走敌人简直是像开玩笑一样。孔明却自有道理:只有以德服人才能真的让人心服;以力服人将必有后患。孟获再次回到洞中,他的弟弟孟优给他献了个计谋。半夜时分,孟优带人来到汉营诈降,孔明一眼就识破了他,于是下令赏了大量的美酒给南蛮之兵,使孟优带来的人喝得酩酊大醉。这时孟获按计划前来劫营,却不料自投罗网,被再次擒获。这回孟获却仍是不甘心,孔明便第三次放虎归山。孟获回到大营,立即着手整顿军队,待机而发。一天,忽有探子来报:孔明正独自在阵前察看地形。孟获听后大喜,立即带了人赶去捉拿诸葛亮。不料这次他又中了诸葛亮的圈套,第四次成了瓮中之鳖。孔明知他这次肯定还是不会服气,再次放了他。孟获带兵回到营中。他营中一员大将带来洞主杨峰,因跟随孟获亦数次被擒数次被放,心里十分感激诸葛亮。为了报恩,他与夫人一起将孟获灌醉后押到汉营。孟获五次被擒仍是不服,大呼是内贼陷害。孔明便第五次放了他,命他再来战。这次,孟获回去后不敢大意,他去投奔了木鹿大王。这木鹿大王之营极为偏僻,孔明带兵前往,一路历尽艰险,加上蛮兵使用了野兽入战,使汉兵败下阵来。这之后汉兵又碰上了几处毒泉,使情况变得更为不妙。幸亏不久孔明得到伏波将军及孟获兄长孟节指点,他们才安全回到大营。回营后,孔明造了大于真兽几倍的假兽。当他们再次与木鹿大王交战时,木鹿的人马见了假兽十分害怕不战自退了。这次孟获心里虽仍有不服,但再没理由开口了,孔明看出他的心思,仍旧放了他。孟获被释后又去投奔了乌戈国,这乌戈国国王兀突骨拥有一支英勇善战的藤甲兵,所装备的藤甲刀枪不入。孔明对此却早有所备,他用火攻将乌戈国兵士皆烧死于一山谷中。孟获第七次被擒,孔明故意要再放了他。孟获忙跪下起誓:以后将决不再谋反。孔明见他已心悦诚服,觉得可以利用,于是便委派他掌管南蛮之地,孟获等听后不禁深受感动。从此孔明便不再为南蛮担心而专心对付魏国去了。